逐鹿1900

逐鹿1900

 若相火则易升,而不易降者也,得石斛则降而不升矣。君火热而能寒,则心自济于肾;相火寒而能热,则肾自济于心,亦必然之理也。

其去附子,而加北五味子,实有妙义,我今更畅发之。盖寄奴非能止血,能逐血也。

然后用附子、肉桂导其上通,则暗交于至阴之心矣。前人称其能去骨蒸传尸,此乃所不敢信也。

 栀子性本可升,同瓜蒂散用之,则尤善于升,故下喉即吐,火出而邪亦出。 盖防己治肾内之风湿,止可一用以出奇,不可再用以贻害。

沙苑蒺藜补肝肾而明目,乃补虚火之目,而不可补实邪之目也,补实邪之目,则目转不明,而羞明生瘴之病来矣;白蒺藜补肝肾而明目,乃泻实邪之目。 治项间瘰,颈下瘿囊,水道,通癃闭成淋,泻水气,除胀满作肿,辟百邪鬼魅,止偏坠疝疼。

然而世人敢于多用者,必郁结之症,有可解之状,多用麻黄,以泄其汗,则汗出而郁亦解,犹可。补多于利,则肉桂佐熟地而补水,补先于利,而利不见其损;利多于补,则肉桂佐茯苓而利水,利先于补,而利实见其益。

Leave a Reply